民生 > > 正文

从传说中走出的小矮人之家

2019-09-24

格鲁吉亚有一个约翰斯顿家庭,他们一大家子身高都只有四英寸,自称为“真正的七个小矮人”。他们是最大的软骨发育不全导致侏儒的家庭,这种类型的侏儒症会影响四肢的正常发育。

?特殊的教育方式

当谈到抚养孩子的时候,安布尔和特伦特做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。他们并没有特意将家里的家具设施改小来让孩子适应,而其他家长则会为了孩子将世界变得简单一点。正如安布尔所说,我们会努力将孩子抚养成人,但是他们必须明白,这个世界不是为他们而建造的。

安布尔夫妇教孩子们如何适应环境,如何利用身边的资源,有些事情对孩子们来讲是有点反常规。在杂货铺,安布尔常常会将孩子举起,让他取下架子最顶层的一样东西。在家里,梯凳帮助他们摸到水池、橱柜,一根特殊的棍子辅助他们开灯、关灯。

小矮人的成长

特伦特也是来自一个矮人家庭,但是他的妻子安布尔却是来自正常家庭——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正常大小。“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不同的,”她说,“我个头很小,但我一直很乐观积极。”

安布尔第一次见到其他小矮人的时候已经十几岁了,后来她经常参加小矮人的集会。就在这种类型的集会中,她遇到了特伦特。经过三年半的约会,他们结婚了。五个月后,安布尔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。

特伦特夫妇不知道孩子生下来会不会跟他们一样大小,或许小或许跟正常人一样。第三十一周的时候,他们得知肚子里是一个男孩,而且也将和他们一样患上侏儒症。夫妻俩非常开心,因为他们希望孩子能和他们一样。

两年后,安布尔生了一个女儿,叫伊丽莎白。这是一次极其疲劳而且危险的过程,安布尔的臀部几乎移位,四十八英寸高的她,确有五十一英寸宽。

收养的大家庭

特伦特梦想着有一个大家庭,但是他知道安布尔的身体经不起再次怀孕了,所以他们开始收养孩子。他们想要一个和他们一样的孩子,这类孩子经常会被抛弃。他们也知道侏儒症患儿一旦被带到国外,就很可能被剥夺接受教育的权利。其它机会也会少之又少。

他们收养了来自西伯利亚的安娜,来自韩国的亚历克斯,2010年,收养了来自中国的艾玛。那些知道这件事的人们,都开玩笑地说他们家成了小人国了。

他们收养了三个海外的孩子,没有申请任何贷款。他们只是依靠补助金以及各种各样的捐款来抚养孩子。

量入未出的

他们怎样维持生活呢?“我们量入为出。”特伦特说,“任何事我们都尽力自己去做。”尽管侏儒症仍然被认为是残疾,但特伦特夫妇从来不接受残疾抚恤金。

“我相信有真正残疾的侏儒症患者,”安布尔说,“但我们一家都不是。”

个头大小根本没有对安布尔产生多大影响,她是一个全职妈妈,同时负责当地的家长学会以及女童军。特伦特是一个好父亲,他发明了新的踏板车方便小矮人们驾驶。而他的主要工作是,当地一个学校的操场管理员。

对生活的期盼

他们面临的一个相当大的障碍是凝视,长子约拿这样说,“这是一件令人沮丧和悲伤的事情,我不认为他们应该盯着我们看。”

伊丽莎白三年级的时候,当地的小混混称她为“侏儒”。她回答:“上帝就这么造就了我,他就是这么爱我。”

有信仰和家庭支持着的特伦特夫妇,已经实现了他们的梦想。当被问及最希望别人怎么看他们的时候,约拿说:“我们跟别人没什么不同,除了身高上的差距而已。”


相关阅读:
澳门皇冠 zxhdf.com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